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文明投稿
关闭窗口

简单4步,开始与 对话吧!

1. 打开你的微信、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   2.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3.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   4.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打开微信扫一扫
查看: 178|回复: 0

公公当众强吻儿媳 婚礼何时成了大型羞辱现场?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80364
发表于 2018-3-6 16: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截图20180306155927.png QQ截图20180306155914.png 编者按:近日,一则视频在网上疯传:酒店内,公公搂着儿媳的肩膀,向舞台中间走去。“美丽的新娘非常大方得体,也知道入乡随俗。”婚礼司仪刚说完这句话,公公一把抱住儿媳疑似亲吻。这时,在场宾客发出欢呼和吹口哨的声音。后来,当事人通过律所发布声明称,这是江苏盐城地方传统的“闹新娘”习俗。
原本该是人生大喜的婚事,在一些地方却由于闹婚“过火”变成了不堪回首的囧事。捆人上树、肆意扮丑、拳脚相向等不良现象频频出现,甚至出现猥亵妇女等违法违规行为,让风俗变恶俗、热闹变胡闹、闹婚变闹心。
这种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婚闹,这种一定要在别人大喜之日留下一些不愉快的记忆的婚闹,突破限度后已经开始冲击社会道德,触碰法律底线。任何的恶俗婚闹下,婚礼的重点再也不是对新人的祝福,反而变成了满足宾客低俗的窥私欲。从进入腊月到正月十五结束,是不少地区的结婚高峰期。近日,一则视频在网上疯传:酒店内,公公搂着儿媳的肩膀,向舞台中间走去。“美丽的新娘非常大方得体,也知道入乡随俗。”婚礼司仪刚说完这句话,公公一把抱住儿媳疑似亲吻。这时,在场宾客发出欢呼和吹口哨的声音。
这件“恶俗婚闹”迅速在网络发酵,虽说有生之年,你我见过的婚闹不少,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性骚扰自己亲儿媳的,多数人恐怕还是头一回遇到。网友直呼“被恶心到了。”
后来,当事人通过律所发布声明称,其按照江苏盐城地方传统的“闹新娘”习俗,做出了看似亲吻儿媳、实为假亲吻儿媳的“表演”动作,纯属迎合宾朋的心理期待、营造喜庆气氛。他告诉记者,当地“闹新娘”习俗,闹得越好,预示越能发财。当时他只是搂着儿媳,用脸贴了一下,不存在“强吻”。
但大家并不买账,知乎上有人愤怒地回击:
“闹洞房,在古代也是小儿辈在洞房嬉闹,取个早生贵子,儿孙满堂的彩头的,顶多是趴墙角听听小两口的情话。就算往上十年二十年,那时的闹洞房,也不过就是咬咬苹果,咬咬筷子的小情调,没听说还要公公和儿媳接吻的。
拜托,你们现代人自己作,自己闹,别都把锅甩给传统好吗?出了什么事,就说是传统的糟粕,是中国人的劣根性。”
确实,看完这份律师声明,只想反驳两句,“‘习俗’二字才不为你背锅。”“一场正正经经的婚礼都比不上迎合宾客重要?”
婚礼的重点不再是对新人的祝福
“闹婚”,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这个词都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与恶性“闹婚”相伴的,经常是丑剧、闹剧、乃至悲剧。打开搜索引擎,输入这个词,我们能看到数不清的相关新闻,每条新闻的当事人,都在用自己的不幸遭遇,控诉着种种“闹婚”的陋俗。
原本该是人生大喜的婚事,在一些地方却由于闹婚“过火”变成了不堪回首的囧事。捆人上树、肆意扮丑、拳脚相向等不良现象频频出现,甚至出现猥亵妇女等违法违规行为,让风俗变恶俗、热闹变胡闹、闹婚变闹心。
此次事件是“扒灰”婚闹的一种。“扒灰”是形容公公和儿媳妇之间的某种不正当关系,最常见的是让新郎新娘和公公婆婆一起上台,让新娘和公公喝交杯酒。
这交杯酒还分小交杯和大交杯,所谓小交杯就是两人胳膊相交,而大交杯就是两人得拥抱在一起,手绕过对方的脖子,将酒杯中的酒喝完。司仪会给婆婆带上一副用纸糊了一边镜片的眼镜,表示这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新媳妇儿要当着一群人的面,暧昧地跟公公拥抱在一起。新媳妇儿总是尴尬不已,满脸通红。但是,此时如果新郎阻拦了,那就是不孝。背后人们往往还会说,这家儿子不行,不顾全大局。
有一段婚礼视频中,穿着喜服的公公抱着儿媳,前后摇晃,动作暧昧,身边一众宾客起哄笑闹。
甚至在有些婚礼里,因为宾客起哄,只要儿媳敢和亲公公当众亲吻,就给上一万块现金。最后儿媳和公公接吻持续了17秒,在一众宾客的哄笑下,拿到了一万现金。(此情况属于当事人你情我愿,为一万元,公公亲吻儿媳,小编已经被惊吓到不知作何评价。)
任何的恶俗婚闹下,婚礼的重点再也不是对新人的祝福,反而变成了满足宾客低俗的窥私欲。
恶俗婚闹使婚礼成为大型羞辱现场
最初的婚俗,具有祝福佳偶、缓解“盲婚哑嫁”尴尬的美好用意。但在社会环境演变过程中,不同地域的发展阶段、文明程度、法治观念等各不相同,再加上法不责众、喜事为大等心理作用,披着婚庆民俗的外衣、行恶俗低俗之实的“闹婚”开始寄生于婚俗之上。
中国自古以来就爱闹婚。
南朝时期,新娘在婚礼第二天拜见公婆,站在一旁的宾客常大声询问昨夜洞房之事,如果新娘拒绝回答这些不堪入耳的问题,就会被鞭打或倒挂。
这种近乎审讯的习俗,正体现了闹婚背后的意图——督促新婚夫妇尽快完成繁衍后代的任务。自宋朝以来,闹婚的习俗被阴差阳错地赋予了更重要的历史使命——对新人进行“性启蒙”。
如最常见的“吃苹果”游戏——众人将苹果用绳子绑住,悬在新人中间,新郎新娘需合作吃掉苹果,且不能用手。苹果滑动之间,新人自然脸贴脸,嘴对嘴,迅速完成了彼此间第一次亲密接触。随着游戏尺度越来越大,来宾们的污言秽语及猥琐行为一次次冲击着新人的性羞耻。
如今婚闹的形式与时俱进,花样不断出新,却有一部分越来越向着恶俗方向发展,或者说越来越暴露了婚闹者真实的心理。从闹新娘、占新娘便宜到摸伴娘、整伴娘的蛊,从把新人绑到树上、脱光新人衣服,到让其游街示众,从同辈人之间闹,到公公强吻儿媳,从闹得不欢而散到闹出人命,闹来闹去,背后的心理几乎是一致的:荷尔蒙(性冲动)驱使下的占便宜心理和见到别的男子结婚时的妒忌心理,于是性冲动和妒忌心理拧成了一股绳,冲破了道德的牢笼,让恶俗的婚闹不断“出新”。
涂尔干说,“集体是兴奋剂”。日常生活中的伪君子们在婚礼中为狂欢所感染,将肩上的道德负担转移给集体后,他们更为理直气壮地执行闹婚仪式,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满足对性的意淫,甚至实施性侵犯。如果仔细分析各种报道中出格的婚闹事件,会发现闹婚热情最为高涨、行动最为积极的人往往是达到适婚年龄又未婚,甚至没有恋爱对象的男性(公公强吻儿媳事件也一定有此类人的推波助澜)。这种在性冲动和妒忌心理双重驱使下的男性,面对别的男子(尤其是他们自认为比自己挫的男子)缔结婚姻、组建家庭时,便会趁机利用闹洞房的机会,通过各种出格的行为对着新人和伴娘抒发自己的苦闷,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这种恶俗难改的背后,更是长期以来对女性的不尊重甚至是任意侵犯。在古代社会,女性是弱势群体,有时就像一份财产,比如丈夫去世后妻子被小叔子收继。当下男女平等的确取得了很大进步,但在一些领域、特定场合,女性依然处在被支配的位置。尤其是在婚礼上、在亲友面前,这种公开捉弄或侵犯女性,反而戴上了“免罪金牌”。
鲁迅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这种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婚闹,这种一定要在别人大喜之日留下一些不愉快的记忆的婚闹,突破限度后已经开始冲击社会道德,触碰法律底线。
人人手持心中的圣旗,满面红光地走向罪恶
在我国,婚丧嫁娶、迎来送往中的人情风俗承载着交流互动、情感沟通等功能。伏尔泰曾说,“人人手持心中的圣旗,满面红光地走向罪恶。”当一些人用地方亚文化来为闹婚找到五花八门的“说道”,恶习或许就会上演为丑行。
婚礼似乎在正常的社会生活中撕开了一条口子,成为可以“胡闹”的“法外之地”。究其原因,在熟人社会里,闹婚习俗更多被人情化——即使“出格”了,也往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闹婚不是原罪,但它必须遵从适度原则,更不能视社会道德和法律如无物。人情永远不会是恶人的保护伞。
其实在很多参与恶俗婚闹的人的潜意识里,根本没有把他们的恶劣行为当回事。他们认为自己的初衷不坏,“结婚嘛,大家聚在一起热闹热闹,多起点哄怎么了?又没把你们怎么样?”这种出于价值观的认知差异是没法沟通的。你被弄哭了人家说你开不起玩笑,你自尊心受伤了人家说你矫情,你真生气了人家说你没肚量,这你还能说什么?臧鸿飞在参加一档脱口秀节目曾指出,婚礼根本就是一个大型、尴尬、荒谬、自相矛盾、自嗨的私人举办的庙会。
而对于依然保留婚礼憧憬的人,他们认为,“婚礼是一个爱情的见证,玩玩一些小游戏可以,但低俗的东西请走开。婚礼是我的婚礼,不是你们狂欢的派对,请你们来是见证我们的幸福,同时也借着我的喜庆,祝愿大家有个幸福美满的人生。”
虽然恶俗婚闹时常发生,但中国这么大,总有很多地方:
新娘不需要被迫接受这么低俗的婚闹,才叫“识大体,顾全大局”;新郎保护自己的新婚妻子不受侮辱,也不会被骂不孝;伴娘带着真心祝福,不被凌辱;参加婚礼的宾客不需要附和这么低俗的玩笑……
如果你是宾客,请千万不要成为一个煽风点火、递刀子的帮凶。如果你是被恶整的当事人,请不要羞于人情面子,学会拒绝。一个结婚典礼现场,新人正欲跪拜老人,一闹婚男子掐住新娘脖子,将新娘按倒跪地,强行让其跪拜。新娘子马上起身,给该男子反手一巴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8-6-24 07:05

Powered by WW.FZCBW.CNtechnical support:法制传播网

ICP备案:蜀ICP备12025754号-6|广播电视节目经营许可证:(川)字第00171号|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川网文许字[2014]1232-059号|电子公告业务许可证:川信办发文[2014]15号|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许可证:川卫网审[2015.171]号|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备案证:510115990278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50105号

成都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http://www.cdjubao.cn/

川公网安备 5101080200037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