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文明投稿
关闭窗口

简单4步,开始与 传播网-传播网门户网站(www.icbw.com.cn) - 传播网! 对话吧!

1. 打开你的微信、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   2.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3.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   4.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

传播网-传播网门户网站(www.icbw.com.cn) - 传播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打开微信扫一扫
查看: 35|回复: 0

男子查酒驾过程中坠河身亡!家属:落水一个半小时警方才开始搜救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稿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3825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月15日,家住徐州市贾汪区的张士松酒后驾车,在贾汪区山水大道世纪桥处遇见交警查酒驾,为躲避交警查处,张士松弃车逃跑。两位交警发现后在后面追赶,跑出100多米后,张士松落水。约四个小时后,张士松遗体被打捞上岸。

事后,张士松家人委托律师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和玩忽职守罪控告现场民警和后续出警人员。家属及代理律师认为,当时两位交警追赶张士松,致其落水。张士松落水后,呼喊“救命”,在旁观群众向控告人反映情况并强烈要求救助张士松的情况下,在现场具备施救条件的情况下,被控告人仍旧见死不救,已经涉嫌构成这两项罪名。

目前,徐州市政法委已经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 1d9e5f49a24e4ba08e8f00be9972c304.jpg 张士松生前照片。(受访者供图)

路遇交警查酒驾,

弃车逃跑落水溺亡“9月15日晚上9点0分40秒,我爸将车停在了桥中间,51秒,我爸开车门跑,随后两位交警追上来。9点01分20秒,我爸落入水中,开始游,同时,追赶的交警开始用手电筒照,9点02分09秒,我爸还在游,交警的手电筒也一直是在追着我爸游的轨迹在照。9点02分21秒,我爸在河中间开始扑腾,02分29秒,我爸就不游了,并且水面慢慢恢复了平静。”

这是女婿吴某在派出所看到的岳父张士松生前留在世上最后的影像。

事后,家人从朋友那里得知,当晚张士松在饭店与朋友聚餐,喝过酒后,张士松仍旧开车打算将同行的朋友送回家,当车子行驶至贾汪区山水大道世纪桥处,发现贾汪区交警在世纪桥东侧处设卡查酒驾。随后,张士松将车停在桥中间,弃车向西奔跑,两位交警随即追了上去。 1e7230c14b8447f69b30f02143db03b2.jpg 张士松女婿所述当时事发经过。“中间7秒的时间,交警的手电筒全程照在我爸身上,9点03分34秒,交警依然用灯光照水面,05分的时候,河对岸也开始出现灯光,9点24分,东岸依旧在照,但是依旧没有任何施救措施,24分02秒,消防车来了,晚上10点02分28秒,救护车来了,同时,救援船下水,10点31分15秒的时候,岸上亮起了灯开始打捞,9月16日凌晨56分,救援船开始返回,57分,关灯了,遗体被打捞上来。”

对于张士松的死,其家人认为,因交警追赶,张士松才落水,而直至张士松落水约90分钟后,救援措施才得以展开,错失最佳搜救时机,张士松才不幸溺亡。

家属接受不了死因,

两项罪名控告当场民警

“我是当晚10点左右才接到家人的电话,告诉我父亲跳河了。”12日,张士松的女儿张女士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当晚自己赶到现场时,现场比较混乱,自己只记得特警、消防和蓝天救援队的人员都在现场,而唯独当晚参与酒驾查处的交警她只看到了一个。

当她试图与该交警对话,了解当晚事发情况时,这位交警只是说:不知道,不知道。 620e56ddd12b4617a23d7a0a191e29e1.jpg 张士松遗体被打捞上岸的地方。(受访者供图)

“我们就是想知道我父亲当时是在哪个位置落的水,我们想马上去救。”张女士称,父亲9点左右落水,自己赶到后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仍旧没有人组织有效救援,这让当时的他们又绝望又无助。并与当时在现场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直到当晚10点半左右,现场才开始有人组织清场开展救援。

沿着河岸寻找父亲的时候,张女士听到路人说:跳到河里去了,喊救命了。

本来就对迟来的救援很不满,路人的话更是加重了张女士及家人心中的愤懑。“为何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我父亲落水溺亡。”当晚,张女士及家人试图去涉事的交警大队问个究竟,但“整个交警大队跟搬空了一样,没人”。

事发后第三天,张女士去涉事的徐州市公安局贾汪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谈判”。贾汪区老矿派出所宣读了针对此事的调查结果,对于事情的经过,张女士及家人,以及涉事的交警大队均表示认可,但是让张女士气愤的是,涉事交警大队的一名大队长仍旧坚称:正当执法。“人命大于天,能救上来,该怎么处罚怎么处罚。”张女士认为交警大队民警就是不作为,见死不救。随即,张女士及家人委托律师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和玩忽职守罪控告现场民警和后续出警人员。

律师称被控告人构成玩忽职守罪,

当地政法委已成立调查组

作为此案的委托代理律师,曾薪燚认为整个案情非常清楚,并希望当地成立专案组,调查张士松死亡一案,调取监控并封存现场人员执法记录仪;将张士松死亡一案指定由贾汪区以外的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处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据悉,徐州市政法委已经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 5a57182df864487ab957bacb2d7dc964.jpg 目击者的调查笔录。曾薪燚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被控告人追逐致张士松落水,在应当预见张士松可能溺水有生命危险、并且在听见张士松两次呼喊“救命”的情况下,在旁观群众强烈要求施救的情况下,在张士松家属哭喊求救的情况下,仍不采取措施,最终致张士松不幸溺亡,被控告人已涉嫌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后续赶赴现场的部分民警、消防警察,在明知张士松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仍然马马虎虎、草率从事、敷衍塞责拖延施救,一定程度上放任了张士松的死亡结果,其行为已涉嫌构成玩忽职守罪。

“当晚的证人证言显示,张士松落水后,喊了两声‘救命’但仍旧没有人进行施救,《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曾薪燚认为,涉事以及当场的民警违反了《人民警察法》和《人民武装警察法》的相关规定。无论张士松当晚有没有喝酒,无论警方采取救援措施有没有可能救活张士松,这些都不能成为现场民警不积极施救、拖延施救的理由。

至今没见过涉事交警,

想弄清真相并追责得到徐州市政法委已经成立调查组的消息后,张女士及家人心里得到了一点安慰。11日,为了父亲的事,张女士又从徐州跑了一趟北京,但这一趟,也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我们就是想要一个真相,我父亲到底是怎么落水的,他们为什么要见死不救。有责任担责任,有罪定罪,这是最简单的了。”张女士称,事情发生将近一个月,跟涉事交警大队只进行过一次“谈判”,之后就再也没人过问,他们也从没见过当时追赶自己父亲的两位交警,更不清楚当时的执法记录仪里拍下了什么。 a44403bb428a4938ab2ec7316f57e23e.jpg 目击者的抖音截图。(受访者供图)

“但凡他们当时采取救援措施,我们也不会是现在这种心情。”事发已经将近一个月,张女士及家人仍旧对当时交警没有对张士松伸手救助耿耿于怀。“那样父亲就不会离开我们。”张女士称,他们除了想要真相,还会追责,包括刑事和民事。

张女士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父亲张士松今年只有46岁,一直在老家从事白酒代理的生意,爷爷奶奶已经快要80岁了,弟弟也还没有成家,家里的顶梁柱一下就没了,这对全家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我奶奶现在已经卧床不起,靠打葡萄糖维持,母亲天天在家里抱着父亲的遗像哭,弟弟也天天说胡话,认为父亲还没走……”张女士说,好好的一个家,因为父亲的离去,已经垮了。


. t5 z9 H. ~/ A, Q# 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 传播网-传播网门户网站 ( 蜀ICP备19023435号 )  

GMT+8, 2020-10-22 11:43

Powered by WW.ICBW.COM.CNtechnical support:传播网

ICP备案:蜀ICP备19023435号

成都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http://www.cdjubao.cn/

川公网安备 5101080200037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