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文明投稿
关闭窗口

简单4步,开始与 传播网-传播网门户网站(www.icbw.com.cn) - 传播网! 对话吧!

1. 打开你的微信、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   2.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3.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   4.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

传播网-传播网门户网站(www.icbw.com.cn) - 传播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打开微信扫一扫
查看: 33|回复: 0

帅小伙畸恋51岁老板娘,成为其情人,最终酿成惨案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稿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116
发表于 2020-11-18 15: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案犯于文海——一把大海烧掉了他与老板娘的不伦之情,也把自己烧成了“烤鸭”25岁的打工仔于文海与51岁的老板娘郭彩虹相识以后,这个爱吃北京烤鸭的打工仔,在老板娘的引诱下心甘情愿吃软饭。当软饭不能继续吃下去的时候,于文海拿起汽油和尖刀,奔向老板娘的烤鸭店……于文海用一把大火烧掉了他与老板娘的不伦之情。

  
' k/ h: d: @4 U' U/ H- l在于文海涉嫌故意杀人和纵火罪的卷宗里,由许多未经披露的内情。只是由于审判注重的是于文海的犯罪事实和证据,而于文海和老板娘郭彩虹乱伦的一些情感内幕和于文海人生演变的轨迹,不在法庭的注意范围之内。力图探寻于文海的情感轨迹,考察一个农村打工仔进入城市之后,甘愿吃软饭


  u9 ?* N( }; n* S- `7 I; j2 S

,作为这个时代的一个样本,以其对社会和家庭有所警示或者引起疗救的注意。遗憾的是,于文海根本上就把自己吃软饭当作合情合理的事情。

  
+ G3 g3 Q, e: r5 e  ]- z对跟母亲同龄的郭彩虹充满渴望( v$ Z# r& G/ ?. W7 F+ \
于文海1977年出生于黑龙江尚志市某山村的一户农家。他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里,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还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弟弟,父母靠务农的收入抚养两个孩子,生活相当拮据。1997年,于文海的有个初中女同学,出去打工没几年,就花枝招展地衣锦还乡,还给父母盖起了大瓦房。尽管村里人知道女孩在外面一下子挣了那么多钱回来,是当“三陪”挣的,有的人对此表示不屑,但那种羡慕会通过嫉妒的眼神和话语表达出来。这些羡慕的眼神中也有于文海的眼神。
) ^  L7 B' i* f这个女孩对已经20岁的于文海的思想中印下怎样的烙印?会对他日后人生观、世界观的形成产生怎样的影响?会不会从那时起已经孕育了于文海对金钱的极度渴望?于文海学习不好,惟一走出大山的出路就是外出打工。1998年,于文海告别父母离开了生活了20多年的农村。在这之前,他没有离开过大山。因为于文海没有什么特长,天天到处奔波找工作,挣钱不多还挺辛苦,常常是在一个地方干了几个月他就不干了,他总觉得没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位置。

2001年8月,在城市里闯荡了2年的于文海来到京城以后,很快就找到了一家酒楼打工。也许是于文海的形象比较英俊,人也比较老实,很快得到了老板的信任,安排他跟郭彩虹负责进货。时年50岁的郭彩虹是这家酒楼老板的嫂子,是另一家烤鸭店的老板娘。在这家酒楼里,除了老板,就数郭彩虹说话算数了。
% d0 T( e$ Z+ N+ Z# P& q- V2 W- |因为采购工作并不忙,为了打发漫长的时间,于文海和郭彩虹有事没事地经常闲聊。交谈中,郭彩虹发现于文海虽然年龄小,是个嫩小伙子,但长得帅,挺有男人气质的,而且幽默风趣又善解人意。有一次,郭彩虹盯着他足足有一分钟,微笑着对他说:“小于,希望我们一直这样下去,我跟你在一起,好像找到当年做女孩时候的感觉,我希望你能够一辈子在我身边。”说这话的时候,郭彩虹笑了,笑得很妩媚。
$ y3 e2 A$ U# Y- o! ?9 e1 m就这样,他们开始了频繁的接触。那段时间,郭彩虹和于文海一样,整天腾云驾雾似的,郭彩虹甚至觉得自己就像童话中美丽的公主,而于文海就是自己等待了50年的白马王子,她幸福得心都醉了。
4 `# M! C. E3 n/ @( I3 l为笼络于文海,郭彩虹以给于文海介绍对象为借口跟他套近乎,甚至要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于文海。郭彩虹还让于文海去她家,拿自己女儿的相片给于文海看,并搂着于文海说,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于文海看了郭彩虹女儿的照片,嘴上虽然说好看,但于文海对她闺女没有什么感觉,倒是觉得未来的丈母娘更有味道些。知道于文海爱吃烤鸭,郭彩虹就让自己的女儿和丈夫来陪于文海吃烤鸭。郭彩虹全家陪于文海吃烤鸭就有三四次,至于郭彩虹单独请于文海的次数,已经很难数得清了。
& Z6 \2 ~9 d) b郭彩虹老家也在黑龙江,郭彩虹经常以老乡的名义给于文海买这买那,于文海喜欢吃什么,只要说一声,郭彩虹马上就会买来。在人地生疏的北京,郭彩虹对他的这种好,很让于文海感动。当然,郭彩虹还说些让于文海脸热心跳的话语,让于文海经常产生一种对女性的冲动。一直没有真正接触过异性的于文海又激动,又担心。每次郭彩虹跟于文海说男女之间的事情,或者用挑逗的话语跟他调情,甚至暗示想跟他做爱的时候,于文海在蠢蠢欲动的同时又感到莫大的惊恐,他发现要是继续跟这个和自己母亲同龄的女人继续这样下去,就如同在玩火,不定哪天冲天的大火会将自己烧成灰烬……
4 m. h9 P0 ~; ]+ e( }3 T0 ]2002年春节前,实在受不了的于文海慌慌张张扔下这个工作离开了酒楼。
: a" h' Q7 O7 M, \0 U+ M& U7 s于文海离开酒楼,只是因为怕出事。而郭彩虹对他而言,永远是挡不住的诱惑,他对郭彩虹也充满了渴望。毕竟,于文海还是没有接触过异性的。' ?6 V) x: Z: \; c6 [! G: B2 w
欲望一旦找到路径只剩下勇往直前
( Q. g2 B+ Y  e% j刚刚离开酒楼,郭彩虹的传呼马上追了过来。郭彩虹约于文海在动物园门口见面,于文海想也没想就去了。
% p% h; A9 {: c/ k/ Z# W# N' r俩人一见面,郭彩虹就埋怨起于文海来,问他为什么不跟自己打个招呼就走了。于文海说:“我受不了了,我怕你,又想那个……”两个人唠着唠着,郭彩虹对于文海说:“好女人都是男人培育出来的,最好的滋养就是做那个!”郭彩虹突然趴在于文海耳边说:“小于,你说实话,你想不想要我?”于文海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脸都红了。郭彩虹又捏了一下他的手:“别装了,跟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交流交流,我教你好不好啊……”3 b6 }& E+ X$ w
在郭彩虹的挑逗下,于文海也蠢蠢欲动了,傻乎乎地说:“我也想要了,现在就在这里要好不好……”听于文海这么一说,郭彩虹不无尴尬说:“这里哪行啊,咱们去找个旅馆吧。”于文海爽快地答应了。两人将这层纸捅开后,再也不顾忌什么了。他们立即去动物园对面的一家旅馆开了个房间,于文海把自己交给了和自己母亲同龄的郭彩虹……1 w; o, A# s3 u4 p+ R$ h
初次接触女人,于文海感到很新鲜,而50岁的郭彩虹的确像焕发了青春,对于文海更无所遮蔽。不过,郭彩虹和于文海都感到这样野合太不安全,郭彩虹就出钱给于文海租了一间房子。这间地下室,成了于文海和郭彩虹乱伦的场所。
/ }, P! q" }/ v/ \) n渐渐地,于文海内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从感情上越来越依赖起郭彩虹了。而郭彩虹只要一有时间,她就急不可耐地跑到于文海那里去媾合,而于文海什么也不干,养足了精神伺候郭彩虹。不用辛苦地去打工赚钱,花钱有老板娘郭彩虹提供,今天300,明天500,于文海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滋润了。在郭彩虹忙着跟于文海颠鸾倒凤的时候,郭彩虹的丈夫正忙于操办自家的烤鸭店。所以,郭彩虹的一些反常行为,起初并未引起丈夫的注意,因为夫妻一起平平淡淡过了20多年,女儿都已经20多岁了,在丈夫心里,郭彩虹永远是自己相濡以沫的好妻子。甚至郭彩虹说要请自己的小老乡于文海吃烤鸭,让他作陪时,他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每当夜晚降临,于文海想起与郭彩虹那些令人心跳耳热的举动时,他就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是郭彩虹让他体验到了从未体验过得欲醉欲仙的感觉。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再也不用出去奔波了,有人拿钱养活的日子,实在是妙不可言。
$ y7 o3 V" r! a7 D( Z" ^偷情的滋味实在让郭彩虹难以忘怀,她无法割舍躺在于文海臂弯里那种无法言说的满足和快感。于文海经常对郭彩虹说:“和你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听了于文海的话,郭彩虹很陶醉。只是每次离开于文海后,郭彩虹心里才会感到无比空虚,也为自己的放纵感到羞耻。毕竟,于文海比自己小了那么多。/ _, k4 C9 T6 @
50岁的郭彩虹知道,跟一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的小伙子发生婚外情,是在玩火自焚,加上现在要跟丈夫一起经营自家的烤鸭店,时间上也不允许自己出去偷欢。在新鲜的刺激过后,郭彩虹“性趣”大减,来于文海的住处的时候越来越少了。于文海原以为是郭彩虹太累或不舒服,但时间久了,于文海才发现郭彩虹对自己日渐冷漠……
# {( l6 P9 w9 E包养情人的刺激尽管刻骨铭心,可郭彩虹明白,丈夫和家庭以及自己的名声是最重要的。郭彩虹下决心了断这段孽债。时间很快到了2002年5月,终于有一天,一向对于文海言听计从的郭彩虹在云雨之后,突然说:“小于,我们家开了烤鸭店,得好好经营,以后我也没有时间来你这里了,我们俩以后各忙各的,就此分手好不好?”

突如其来的分手让于文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那天,于文海问郭彩虹要1万元,作为补偿。郭彩虹只给于文海留下了最后的4000元钱,就迅速地离开了他,从此再也没有音讯。) O: `/ K2 e) k/ ?+ c
于文海以为郭彩虹提出分手只是说说而已,后来郭彩虹再也不露面之后,于文海慌了,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吃软饭的日子,没有了经济来源,他不知道离开郭彩虹,自己怎样才能过那些衣食无忧的日子。
- O1 ?. _5 g5 s: y$ }0 h很少主动跟郭彩虹联系的于文海打电话约了郭彩虹出来谈谈。见面后,于文海显得很激动:“我本不该找你,可我总觉得我们好像有点儿问题。我怎么能和你这样50多岁的女人在一起?你得给我一个说法,我们不能这样了结,不然我就去跟你丈夫说,让你丈夫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2 P$ p2 H9 ^" N: W郭彩虹不以为然地说:“现在社会上养小蜜的事情多了去了,给你点钱就完了。你还想怎么着呀……”
- f- }  p/ o2 z+ j/ W* l这次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郭彩虹没有想到一个农村打工仔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但后来发生的事,把她的幻想击破了。于文海三番五次地到郭彩虹的烤鸭店去,开始的时候,于文海还不敢把他跟郭彩虹的事情说出来,别人问,于文海就说是来找郭彩虹的女儿。直到有一天,郭彩虹的女儿把于文海臭骂了一顿,把于文海骂火了。于文海又给郭彩虹的丈夫打电话,要跟郭彩虹的丈夫谈谈。但郭彩虹的丈夫一口回绝了:“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郭彩虹的丈夫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他以为于文海是要纠缠自己的女儿,这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会跟于文海偷情。
7 d$ {7 m" F. t8 u5 e- \$ l/ y) a# F于文海被气坏了,他没有想到郭彩虹的丈夫也没有把自己当回事。2002年6月26日晚上,于文海怀揣一把尖刀,来到了郭彩虹家门口,等待郭彩虹回家……郭彩虹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发生了——于文海在家门口堵住了她和丈夫,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于文海上来就说:“大姐,咱俩谈谈。”
5 K" g- U2 p9 K) L' f- p1 {! ^郭彩虹没有好气地说:“谈什么呀,你可别瞎说……”说完就跑了。见于文海拿着尖刀,郭彩虹的丈夫冲过来。于文海仿佛是个睡梦中的人突然被推醒一样,顿时感到头晕脑涨,思绪一片空白,举起尖刀就向郭彩虹的丈夫刺去,郭彩虹的丈夫拿着自己的手包挡了一下,转身也跑掉了。于文海两个人都没有追上,等了一会儿,就怏怏地走了。
8 R7 Y$ K, y+ C3 k郭彩虹的丈夫很快打了“110”报警,警方迅速拘捕了于文海,并拘留了于文海15天。) Y% \! `5 _# ^- O
- F2 D1 X/ K) n; ?7 b: q5 n. l! S3 C) s
回到家里,郭彩虹的丈夫被一种耻辱的感觉弥漫着。在丈夫的追问下,郭彩虹如实把自己跟于文海的事情告诉了丈夫。面对背叛了自己的妻子,郭彩虹的丈夫脸色铁青,生生地甩下一句话:“下一步怎么办,再说吧。”
& E2 i. {1 p* a郭彩虹惴惴不安,更让郭彩虹没有想到的是,于文海正在着手准备着疯狂的报复。
& l: f0 H8 V. g  m/ C. U于文海把这一切都归罪于郭彩虹对自己的勾引,他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却进了看守所,想自杀但觉得不值得,在看守所里的每一分钟,于文海都在想着怎样报复。2002年7月14日,刚刚从看守所出来的于文海在西郊市场买了耗子药,原本想在西郊市场的小树林吃了算了,后来他觉得这样太便宜郭彩虹,这时候他萌发了一个恶毒的念头,他决定想火烧烤鸭店,跟郭彩虹同归于尽。之后,于文海去买了一个塑料桶,还买30块钱的汽油,又买了一把菜刀和一把小尖刀,别在腰里。

天快黑了的时候,于文海出现在郭彩虹的烤鸭店门口。他一进门,就把汽油桶放在门口。看到郭彩虹,于文海叫了一声“大姐”。郭彩虹一看于文海又来纠缠,气不打一处来:“你又来干什么?”话没有说完,顺手拿起一根铁链抽打于文海,于文海也没有说什么,拿刀往郭彩虹狠狠砍去,郭彩虹很快就被砍倒在地……于文海拿起汽油桶,一下子全部倒在了烤鸭店和郭彩虹身上,用火机点燃了汽油,大火熊熊燃烧起来……
" f& M7 H! U1 f/ f& L$ g; z在大火中,于文海先吃下了随身带了的3包耗子药,接着拿起尖刀扎向自己腹部,同时割腕自杀。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中,于文海昏死过去。

郭彩虹的丈夫正在包房里睡觉,被叫喊声惊醒,推开门看见大厅里着了火。伙计告诉他,刚才有一个男青年用刀将老板娘砍了,然后就放火烧餐厅。郭彩虹的丈夫隐约看见郭彩虹在一墙角侧躺着,身上着了火,就赶紧招呼伙计泼水,将郭彩虹拉了出来,但是人已经死了。火灭后,于文海肚子上满是黑血。于文海被警察送到医院抢救过来之后,被刑事拘留。在预审中,于文海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QQ截图20201118154949.png 2002年12月1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于文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人生的意义他从来不知道?于文海本来应该是个很出色的小伙子,却过度放纵自己,到头来落得个身败名裂,他的行为固然是咎由自取。但现实生活中,为了钱甘愿“牺牲”自己,甘愿吃软饭的人不只于文海一个人。我们该怎样看待他们?于文海的灵魂何时被污垢塞满?对于人生的意义他是从来不知道还是在成长的过程中迷失?于文海现象只是一个特例,还是代表了目前我们社会中一部分青年人过于向钱看的思想倾向?
0 f3 s" }6 X; o关于犯罪的动机,于文海有数种说法。于文海希望获得人们的同情。在被羁押的日子里,尽管给了他充分的思考时间,但他始终没有认真深挖自己之所以走上罪道路的思想根源,他仅是希望政府能对他从轻处罚,给他留条生路。
! P! B( m) n0 Z2 y5 E  w# L在我们今天的社会中,的确有一些人为了钱什么邪恶、缺德的事情都想干,也都敢干。于文海是当下某些年轻人精神特征的标本。这些对不正常人生状态的追求,反过来又成为了于文海们出现的土壤。让人们认识活生生的社会现实,并指导和教育我们社会的所有人,树立健康、正确的人生观,的确是个永久的课题。
" k# m4 I- W% |, b$ x* 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 传播网-传播网门户网站 ( 蜀ICP备19023435号 )  

GMT+8, 2020-11-28 06:21

Powered by WW.ICBW.COM.CNtechnical support:传播网

ICP备案:蜀ICP备19023435号

成都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http://www.cdjubao.cn/

川公网安备 5101080200037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